用戶名: 密碼: 驗證碼:

OPTiNET2019 | 光器件專題:核心光器件芯片發展探討之論壇

摘要:由海信寬帶專家主持,來自中國聯通、II-VI高意、劍橋科技、飛昂創新、優博創和仕佳光子專家組成的“核心光器件芯片發展探討”,與觀眾分享當前行業現狀和技術探討。

       ICCSZ訊(編輯:Aiur) 上周,由訊石信息咨詢承辦的2019中國光網絡研討會(OPTiNET 2019)光器件發展專題會議隆重舉辦,中國聯通、海信寬帶、飛昂創新專家和訊石信息咨詢分析師先后在會議上做了光通訊行業的相關市場與技術報告,以及由海信寬帶專家主持,來自中國聯通、II-VI高意、劍橋科技、飛昂創新、優博創和仕佳光子專家組成的“核心光器件芯片發展探討”,與觀眾分享當前行業現狀和技術探討。

OPTiNET2019光器件發展專題現場

       會議論壇環節,由海信寬帶副總經理李大偉博士擔任主持人,中國聯通網絡技術研究院高工沈世奎博士、成都優博創副總經理盧勇博士、II-VI Photonics 首席科學家王亞軍博士、CIG劍橋科技董事長&創始人黃鋼先生、飛昂創新COO王祚棟博士和仕佳光子黃永光博士擔任論壇嘉賓,“核心光器件芯片發展探討”論壇正式開啟。以下為精彩發言節選:

主持人 | 海信寬帶副總經理李大偉博士

李大偉博士向觀眾介紹六位論壇嘉賓

論壇嘉賓 | 中國聯通沈世奎博士

  聯通沈世奎博士:中國聯通在5G網絡承載,城域網光模塊的需求已經很好地向業界傳遞,而我主要關注光模塊的選型、技術方案的選擇。尤其關注運營商網絡光模塊需求最大的地方,例如一個基站要使用6個光模塊,前傳和中傳都是需求最大的。城域網光模塊需求也遠遠高于骨干網模塊。這塊是中國聯通當前的重點。

論壇嘉賓 | II-VI Photonics王亞軍博士

  II-VI Photonics王亞軍博士:II-VI高意主要在WSS、OTDR、OCM以及PUMP LASER等方面做了長時間布局,II-VI高意完成收購美國科納后,公司正在推動WSS在5G網絡中的應用,OCM也在向小型化發展,這是II-VI高意為5G網絡而做出的考慮,公司跟光模塊相關的項目有PUMP LASER,從大到小,實現速率、散熱、大小的優化,都是為光模塊和5G應用做準備。我認為5G是一個很大的光網絡,需要很大量的光纖,里面就需要使用OTDR,2013年公司首次真正地將OTDR引入到小規格尺寸里,現在我們仍在進一步研發縮小尺寸的可能性。總體來說,II-VI高意產品最大特點就是小型化、低功耗。


論壇嘉賓 | 優博創盧勇博士

  優博創盧勇博士:在主題演講中李大偉總講到光模塊競爭比較激烈,價格太低,不利于行業發展,我很認同。我們在光模塊行業里做的方案不外乎是面向接入網、數據中心、5G等,對于這些應用,我們還是有很多可以創新東西去做,比如運營商提到25G承載,會使用特別的手段來增強傳輸,而未來5G承載為了滿足廣覆蓋的要求,會有各種各樣的可調、DWDM的需求,II-VI王總也提到OTDR、光層面監控的器件,這是光器件行業可以創新的領域,整體行業壓力雖然很大,但我們要一定要考慮在光電層面如何做更多的創新。

論壇嘉賓 | CIG劍橋科技黃剛Gerald G Wong

  CIG劍橋黃總:劍橋以前以GPON設備和無線接入,包括小基站為主。在我們上市后成功并購了2個公司,一個是Fibest,它是MACOM模塊事業部,另一個是Lumentum&Oclaro的模塊事業部,這個收購是源遠流長的,在我從朗訊離開并創業時,朗訊同事以朗訊光網絡事業部為基礎成立Opnext,后面又并入Oclaro,現在重新在一起。過去光模塊公司以國外公司為主,主要有芯片、模塊,但他們為什么要把模塊業務出售,我認為主要影響是中國市場,因為中國光模塊產業實力強勁,國外公司的模塊沒法競爭,決定將模塊和激光器分開,退出這個領域。我也看到,國內的激光器實力也在起步,國外開始感到壓力。但是,國外公司相對聚焦運營商級,這跟數據中心還不太一樣,等劍橋并購以后,我們要維持國外運營商客戶的同時,加快數據中心光模塊市場導入,我們也跟國內產業鏈合作,加快核心器件芯片的國產化。

       黃總介紹:Gerald G Wong,擁有多年海外工作經驗,畢業于麻省理工學院電氣工程與計算機科學專業,2000年以前在AT&T和朗訊科技工作15年,曾任朗訊科技光網絡部副總裁。2000年創辦光橋科技,2005年被西門子收購,2006年創辦新嶠網絡(公司前身),現任上海劍橋科技股份有限公司(CIGTech)董事長、CEO


論壇嘉賓 | 飛昂創新王祚棟博士

  飛昂王祚棟博士:剛才毛博士已經將公司前瞻性工作做了匯報,總體來說公司的產品類別,一個是數據中心,25G/100G芯片已經成熟,去年開始穩定出貨,二是今年公司目標是實現CWDM4點芯片量產,50G PAM4能夠落地,以及5G應用25G LR電芯片方案,我們很快會把產品送到客戶驗證。三是消費類需求,4K/8K帶來的需求,要給HIDM光纜配套電芯片。雖然進入這個市場比較晚,但我們幾個月時間很快實現出貨。有需求的朋友,我們可以溝通。總體來說我是個高速光通信配套電芯片供應商,在當前這個領域,傳統都是美國的供應,我們抓住目前國產化趨勢,致力于把產品做好。

論壇嘉賓 | 仕佳光子黃永光博士

  仕佳黃永光博士:仕佳光子主要將中科院半導體所技術實現商業化,公司的PLC芯片在市場上規模很大,目前在做AWG產品,因為AWG在5G上會有很大的應用。除光無源芯片外,公司在光有源芯片領域是新手,17年底晶圓設備配齊,18年外延設備也到貨,目前在做可靠性的階段,我們10G速率的所有波長都做了實驗,從1270 nm-1630nm,大家需求每個nm的波長都可以找我們要,CWDM的大功率激光器,75毫瓦,100毫瓦都可以。


  主持人海信李大偉博士:沈博士是運營商代表,中國聯通在國際標準中最突出的事情是嘗到了G.Metro,并做為ITU國際標準正式發布,聯通也在積極推動市場應用。我想問聯通下一步的推進規劃?

  聯通沈世奎博士:這個標準是我們早幾年,根據LTE前傳和中國聯通的需求,攜手國外內模塊芯片商一起推動,在2018正式發布,編號為ITU-T G.698.4。它主要包括10G標準,而下一步我們正在推進25G的標準化工作。這個標準能被這么多運營商接收,因為我們共識WDM從骨干網下沉至城域網、再到城域網邊緣,是一個不可逆的趨勢。我們完成10G標準化后,我們聯合國內外設備芯片商開發10G樣品,樣品主要用在前傳和自己的接入網,預計今年3季度會有測試和使用。下一步會正對5G開發前傳25G應用,預計4季度會有樣品出來。

  主持人海信李大偉博士:目前聯通在推G.metro,電信在推WDM,兩個標準有人認為大致方向一樣,也有人認為不同,標準不同對產業鏈發展是不利的。聯通和電信的標準有沒有辦法統一?

  聯通沈世奎博士:光模塊不區分應用領域,也不要有標準的成見,G.Metro是ITU標準,只是聯通工作付出比較多,但它不只是聯通的標準,希望產業鏈在做標準化過程中能夠求同存異,物理層光電芯片、光模塊、設備底層能求同存異,不希望分化產業的事情出現,模塊產業分化會影響成本,當量不夠大時成本就高,需要拋棄以往的片面,我們鼓勵應用、技術創新,但不鼓勵所謂的“標準創新”。

觀眾提問


  觀眾提問環節:

  觀眾1:當前國內芯片、模塊公司越來愈多,未來光芯片是否會出現產能過剩?

  仕佳黃永光博士:光芯片產能過剩是一定的,因為光通信市場不大,國內做芯片的公司其實比光模塊還要痛苦,因為中國芯片落后國外幾年的時間,但前面時間是賺錢的,后面才是痛苦的。器件商利潤低,芯片一定也不能賺錢。仕佳也經歷過很激烈的價格戰,即使技術成熟,我們的壓力也很大。如果有模塊商支持早期巨額投資,也許芯片更容易成功,例如海信,但海信芯片想要實現盈利也不容易。所以芯片需要國家和業界支持,芯片可靠性周期非常漫長,出現問題也不能立刻發現。

  主持人海信李大偉博士:仕佳是中科院半導體的技術,我記得10年前仕佳成立時,安博士曾到海信來推廣PLC芯片,當時中國FTTH剛剛起步,PLC芯片全部進口自韓國,PLC市場價格很低,國外芯片市場占有率又很高,風險很大。但是,7-8年后,仕佳的PLC芯片占有率達到了至少60%,把國外對手擊敗了。現在又加入了中科院半導體所的有源芯片團隊,我們期待仕佳在有源領域也獲得成功。下一個問題是請教II-VI王博士,II-VI WSS產品非常好,目前WSS發展如何?

  II-VI Photonics王亞軍博士:II-VI高意WSS是2018年收購美國科納后獲得的,它基于LC的技術的優點是,LC技術可以把成本做的很低,如果5G網絡,G.Metro在光網絡下沉,就需要光波長管理,通過LC-based的WSS可以提供非常簡單又便宜的方案,再結合相干技術可以做一些灰光的上下波。這種情況下,為LC WSS可以提供新的應用前景。II-VI高意也做出大端口WSS,比如32端口的WSS。我認為5G網絡是LC-based WSS技術有很好的應用領域。

  觀眾2:我做硅光器件研究,想了解外面市場需求,請教產業界希望研究所能夠開發輸出什么技術?或這最希望出現什么初創企業,來解決產業界面臨的問題?

  CIG劍橋黃總:硅光是非常好的技術,但它永遠在路上,我認為對光模塊而言,需要有一個非常好的集成硅光的Engine。把MZM調制器等器件很好的集成在一起,解決生產問題。關鍵問題是成本,業界成本壓力很大,硅光需要解決這個問題。目前光模塊中,硅光的成功案例不是那么多,還是有些阻力。如果100G未來決定使用單波,那硅光就沒什么機會了。但我覺得硅光技術也不用灰心,比如400G短距離500米以內,需求非常大的DR4,這個部分硅光還是有非常大的優勢,好幾個友商都在做硅光的400G研究。400G是電信和數據中心是非常重要的產品,特別是400G 短距離DR4。總結下,我認為硅光要做好,必須要跟模塊商、電芯片商有非常緊密合作,不是說拿來就能用,而是要聯合開發。

  觀眾3:如何看待400G 10km解決方案,CWDM4和LWDM4,10km場景是一種交叉場景,既有對成本敏感的數據中心,也對可靠性要求很高的電信場景,做標準時不可能滿足兩種場景。

  聯通沈世奎博士:數據中心量級確實要大于電信網絡,但模塊價格和要求低于后者,比如可靠性、壽命差異。我們也希望電信模塊享受到數據中心模塊的紅利,我們在評估如CWDM4模塊在電信網市場的可行性,要明確是否滿足需求,因為電信網要求更復雜。為什么運營商還沒用起400G,一是技術還不成熟,二是標準方案太多,讓運用商沒法做技術選擇,所以我們在標準層面做歸納。



觀眾提問


  觀眾4:5G前傳的點對點10-15km場景,25G方案怎么選?

  CIG劍橋黃總:25G前傳比較認可10G超頻,或者是單通道25G,或者是彩光,有一個說法用10G來做PAM4,25G未來肯定是一個基本單位,更高速率100G/200G/400G也是以25G為基礎,國產芯片應該首先要把25G芯片做好。用25G PAM4做前傳沒有太大意義。運營商要特別考慮質量,數據中心的東西在電信很可能用不了。運營商產品要求壽命可能是30年,我認為25G前傳更有可能用Bidi或10G超頻或彩光,實際上10G超頻也不容易做,激光器質量要很好才能超頻。我想最后還是回到25G。

  優博創盧勇博士:25G前傳標準,沈博士組織很多次技術標準工作,前傳主流技術基于25G,10G超頻其實也有局限,最重要滿足運營商的成本要求,未來5G前傳能不能更便宜,比如是否可以不需要工業級溫度,用商業級溫度就能做。5G整個行業,像設備商、運營商甚至是政府都很關注國產化,5G已經選定了25G技術,它面臨國產方案和國外方案競爭,要怎樣滿足運營商需求又能支持國產激光器,像我們公司已經在使用海信激光器和飛昂的電器件。除了技術渠道,其他渠道是否能幫助國產器件實現5G需求,值得我們探討。

  主持人海信李大偉博士:謝謝盧博士。剛才觀眾席中來賓提到的用于25G前傳的PAM4不是我們所說的常規PAM4,常規是指單通道速率不夠時,25G光芯片、電芯片速率做不高時,例如要實現50G,我們往上做PAM4,提升通道效率。剛才觀眾提到的是降頻的PAM4,該方案最早提出的時候,25G光器件價格還很高,于是有建議是不是可以用10G器件來實現25G功能。降頻PAM4在長距離傳輸中有一定的優勢。

  觀眾5:關于400G LR4,DR4,CWDM4的波長選擇等,在波長選擇問題上,很多企業選擇CWDM4波長,只有華為和少數幾個在LWDM4,專家怎么看?

  聯通沈世奎博士:對于運營商來說,波長方案不會太過關注,需要關注的是需求,比如10km的傳輸距離,需要多少鏈路預算,以及可靠性,不能拿數據中心溫度范圍套在電信應用,因為電信商機房跟數據中心有時差別很大。總體來說,CWDM4還是LWDM并不重要,只要滿足要求就可以用,但不希望有限制導致需求被降低,不能因為技術限制而有不同的模塊類型,我們也在評估數據中心用量非常大的100G CWDM4在電信網的應用,因為CWDM4比LR4確實便宜很多,我們也有很多場景不需要10km,比如機房數據設備和傳輸設備在同一機房時,用10km模塊會很浪費,只是為了統一管理才全部用10km模塊,所以我們也在細分評估,比如不同機房時使用10km模塊,但同機房就用CWDM4 2km模塊。

聽眾全神貫注


  優博創盧勇博士:這個問題要看字面意義,傳輸距離沒有多少差異,華為會提出這個標準是基于其多樣化場景,可以覆蓋稍微大一點距離,而CWDM4用于數據中心2km應用,但如果應用距離稍微長一點,它就不能滿足要求了。但對與模塊廠商來說,兩種標準都沒有問題,最終是要看設備商、運營商接受怎樣的技術,同時也是兜底不同方案都有保證,比如電信級的質量控制,如果用到數據中心模塊,兩者雖然要求有差異,但技術沒有難度差別,要看兼容性。

  CIG劍橋黃總:10km剛好是一個界限,CWDM4和LWDM4在100G產生爭議,前段時間是CWDM4是比較火,現在10km很多用LWDM4,對于400G 10km,我個人傾向是LWDM4,而實際上LR4激光器并不比這些貴很多,問題是用EML還是DML,很多100G LR4也用DML,兩邊成本拉得很近,并不是想象的差異那么大,在400G上,我也認為LR4會有很大的市場,CWDM4也有人在推動,現在已經有很多的廠家在做周全的準備。

  主持人海信李大偉博士:這個還是跟傳輸距離和色散有關系。對于100G 10km產品,最早的時候大家都是LWDM,后來CWDM4是全面碾壓,原因在于用高價格制冷的EML,還是用低成本非制冷或制冷的DFB,DFB的譜寬和光功率特性能不能滿足傳輸距離和速率的需求。理論上講100G模塊,實際上是4X25G,25G速率要傳10km,DFB在1310波段是可以實現的。DFB成本肯定是低的,尤其是不加制冷,成本降了很多。到400G時代,用CWDM4和DFB傳10km應該是傳不了的,2km有可能實現。所以問題爭議在2km 的400G 是用CWDM4還是LWDM,目前400G FR 的2km應用基本上還是用EML居多,另外要看硅光的光功率能不能更高,硅光調制器能不能實現2km傳輸,要看看能不能成本兼容,至于10km 400G 肯定是EML Based的LWDM4。


  觀眾6:硅光在400G有比較大的成本優勢,除了400G,是否會在5G前傳有優勢?

  飛昂王祚棟博士:飛昂創新的硅光是針對400G應用的,只是因為測試時拿25G測試設備做數據積累,所以并不是針對25G/100G開發硅光,而且我們認為硅光在25G/100G這一代產品中已經體現不出優勢。

  CIG劍橋黃總:單波長CWDM或LWDM基本不會有硅光需求。

  觀眾7:光器件利潤在產業鏈的最低端,要怎么改變這個生態?光器件行業只有10%的利潤,為什么還有這么多公司要跳進來?以前只有20多家公司在做光模塊,但現在怕是有100多家了。

  仕佳黃永光博士:政策引導了提速降費,運營商承擔成本,讓壓力下沉至產業鏈,同時國家在引導熱錢進入。另外還是光通信體量太小。

  主持人海信李大偉博士:其他行業很多招標是杜絕最低價中標的,這樣不利于行業發展。希望光通訊行業也能做到這點,低價對運營商和設備商來說是短期收益,但長期是巨大的傷害,因為供應鏈不能健康發展。希望行業價格能維持在合理的水準上,給上游廠商留下研發投入和創新發展的空間,這樣才能維持健康的行業生態,鼓勵國內公司做更多創新性的工作。

  聯通沈世奎博士:我們發現有些競爭太激烈會導致整體網絡性能降低,低價確實會有影響,光模塊是通信網絡非常重要的環節,需求量很大,所以為什么這么多單位公司進來做,因為運營商和數據中心都要用,大家覺得光模塊市場很大。那么光模塊利潤低,因為大家的競爭程度非常激烈。我們這么多單位有幾家是有自主技術?運營商也非常關注,關注器件模塊的自主率,也不希望太多國外芯片進來,因為國外芯片組件進來經過國產封裝,我們會擔心質量和產業鏈穩定性。有傳言運營商會做光器件模塊采購,但這個沒有證實,數據中心客戶目前是這么做的,但電信運營商非常謹慎,因為它影響太大,要評估是否會加劇行業競爭。行業生態對運營商來說非常重要,需要健康的模式,我們希望光通信行業能做得更大,而不是更多人去搶。

  論壇結束!

論壇主持人和嘉賓合影

從左往右:海信李大偉博士、聯通沈世奎博士、II-VI王亞軍博士、優博創盧勇博士、劍橋科技黃總、飛昂王祚棟博士、仕佳黃永光博士

內容來自:訊石光通訊咨詢網
本文地址:http://www.yspvqf.live//Site/CN/News/2019/06/16/20190616165136669121.htm 轉載請保留文章出處
關鍵字: OPTiNET
文章標題:OPTiNET2019 | 光器件專題:核心光器件芯片發展探討之論壇
【加入收藏夾】  【推薦給好友】 
免責聲明:凡本網注明“訊石光通訊咨詢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光通訊咨詢網,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 已經本網授權使用作品的,應在授權范圍內使用,反上述聲明者,本網將追究其相關法律責任。
※我們誠邀媒體同行合作! 聯系方式:訊石光通訊咨詢網新聞中心 電話:0755-82960080-168   Right
魔法糖果返水